2014年9月9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首页 > 全会专题 > 提案选登
关于推进构建终身教育体系,提升我区学习型社会水平的建议
发布时间:2021-01-20

        作为全球认同的教育发展理念,终身教育以保障公民学习权以及提高公民素养,实现人性健全、人格完善为价值取向与目标基础在构建学习型社会的过程起到了重要作用,也成为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支持和推进要素。

        终身教育包括了从学前教育到继续教育的所有学段,包括了学历和非学历教育等各种类型。由于我国教育体制垂直化管理的特点,终身教育在我国的实践是从非学历、社区教育开始的。

        教育部从2000年开始社区教育的试点,到2016年,一共批准了六批次的社区教育实验区和四批次的示范区。成华区在2010年被教育部批准为全国社区教育实验区,2014年被批准为全国社区教育示范区。在成都各区县中,我们比武侯区(2007年获批,2010年成为示范区)温江区(未成为示范区)晚,和锦江区(未成为示范区)同时,比金牛区、龙泉驿区、新都区等区域要早。这说明我区社区教育的基础是很好的。

一、   终身教育面临的共同问题

        综观近年来中国城市社区终身教育的建设,社区合作共建、互动发展、推进学习型社会建设等方面取得了一些经验。但我们也应该看到,终身教育建设的时间还不是很长,存在着一些理论上和实践上的问题。

        一是政策制定上,还有待进一步细化深入。虽然有些政策与制度明确要求政府有关部门和社会各方力量有机、有效整合,共享利用教育资源,协同推进终身教育的发展,但还只是政策目标,没有具体的实现措施,有些方面还停留于构想阶段,有待进一步细化与推进。

        二是机制、体制上,还有待进一步转化优化。近年来,中国一些大城市在社区终身教育方面进行了大量颇有成效的实践性探索,积累了不少成功经验。但如何将这些经验与措施转化为长期性的机制与体制,并不断优化发展,则还需进一步的实践与总结。比如,社区和大学的共享共建和资源整合的管理体制还未建立起来,合作共建的长效机制还未形成;在运行机制层面,社区和大学的共享共建和资源整合的激励约束机制和利益协调机制还未形成;在保障机制层面,共享共建、资源整合经费的保障机制也尚未建立。

        三是共同理念上,还有待进一步协调整合。政府与学校、社区、居民在思想观念上还存有不少差异。就政府层面而言,在主导上有余,而居民的实际参与空间还大有可开拓的空间,今后政府需要灵活采用多种方式强化居民参与意识,搭建更多的活动平台,提高活动的知晓率,将政府行政行为与居民实际参与更好地结合起来,为吸引更多居民的参与而探索全新的有效模式。就学校层面而言,有些大城市不少高校由于受到高校评价标准和评价体系的制约,社区意识还比较缺乏。就社区与居民的层面而言,社区对学习型社会建设的产业转型、升级的意识还不强,还缺乏实质性联动的根本保障;在开展社区教育活动时,对于居民多种形式教育需求的引导与宣传也还不够,以至于一些居民的教育需求仅仅停留在简单的娱乐休闲层次上,居民还没有清楚地理解社区教育的职能与定位,因此后续还有着很大的提升空间。

二、对我区社区教育的几点思考

1、         从部门职能向社区教育共同体转变

        首先,社区终身教育共同体的建设将推进教育实践的变革。体现在教育的观念、内容、方法和人才培养模式等具有探索性与创新性;体现在教育的结构、制度上具有丰富性、弹性化、个性化与多样化;体现在教育者和学习者自身的观念和教育(学习)行为具有变革性;体现在社会制度、组织、技术等多方面的支持性。因此,它必将带来包括教育在内的社会许多领域的新变革。其次,社区终身教育共同体的建设将使城区教育发展从个体改革走向整体全面改革,从硬件均衡走向质量均衡,从独自发展走向协同发展,从差距合作走向差异合作,实现社区终身教育的内涵式发展和文化战略的升级。第三,社区终身教育共同体的建设是为各类城市社区提供基本的学习场所。努力使“学者有其校,教育有渠道”,亦是实现人有所学,学有所教的重要的终身教育阵地,是学校教育的突破、拓展和延伸。

2、         从垂直领导向横向协同转变

        教育是跨部门、跨职能领域的民生工程。传统的社区组织体系实行垂直领导,上级组织领导指导下级组织、下级组织服从服务上级组织,基层居委会依托行政权力开展工作。社区工作关系是复杂多元的,因此社区终身教育工作的开展不能简单通过传统的上下级的方式,而是要采取协调、沟通、服务的方式。终身教育共同体应当以“共立共同目标、共建对接平台、共用教育资源、共推合作项目、共享发展成果”为纽带,组织和协调各类终身学习共同体,协同促进区域文明发展。

3、         从单一财政投入到项目联动转变

        单一依靠地区的财政投入建设社区教育的最大弊端是各地方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性导致投入不足和搭便车的现象。利用项目联动制建设社区教育一方面可以满足多元化的教育需求,同时也能够充分利用区域内的各种资源,包括资金和人员的投入。项目联动首先是根据学习需求设计项目,这是项目的生命力所在。其次,项目运作是一种法律契约,有明确的权利和义务来约束各参与主体。

4、         充分利用现代信息技术打造新型社区教育的模式

        以5G和AI为特征的现代信息技术对教育的形态产生了革命性的冲击。 同步课堂云平台、云上教室等各种线上教学蓬勃发展。5G技术也让师生线上互动成为一种常态,AI技术让过去只能在现场进行的教学活动搬到线上。利用好已经成熟运用的线上教学资源和平台,突破我区本身教育资源的局限,为我区社区教育增加内容,丰富手段,创新教育模式。

            三、   国内终身教育的他山之石

        上海市杨浦区2006年成立“杨浦区学习型社会建设与终身教育促进委员会”引领杨浦区学习型城区的建设,就是一个成功的典范。杨浦区不是把社区教育作为某个部门单一的任务或目标,而是通过组织形式的设计,构建了社区教育的共同体,共建、共治、共享。“区学习委”这个机构是杨浦区学习型城区建设的领导机构,委员会主任由一名区委副书记担任、委员会副主任由区委宣传部部长和分管教育的副区长担任。成立了“区学习委”的下属办公室,即“杨浦区学习型社会建设与终身教育促进委员会办公室”。办公室的主任由区教育局党委书记担任,在学习型城区建设中发挥着统筹、策划、协调、管理、推进、评估、研究和服务等功能。同时还确定了牵头部门,将区机关党工委、区总工会、区妇联和区社区学院四个区级部门分别作为创建学习型机关、学习型企事业单位、学习型家庭和学习型社区的牵头部门,并制定本城区有关终身教育和终身学习的政策、制度,通过统筹运作,组织协调终身教育共同体活动,获得了很好的效果:社会力量广泛参与社区终身教育共同体发展工作,各行各业、各类群众团体和社会组织充分发挥作用,全社会共建格局形成,社区终身教育共同体建设工作持续发展.

        从纵向看,杨浦区终身教育共同体工作在区委层面,组建了“区学习委”,在街镇层面建立联盟街镇分会,还在居民区层面建立“社区学校”体制,构建起“城区—街镇—居民区”三级联动的区域化社区终身教育共同体格局。从横向看,城区、街镇、居民区三个层面都将辖区内的高校、机关、企业、事业单位等不同隶属关系的组织整合到一个平台上来。社区终身教育共同体建设机制的探索要在单位和社区之间进一步架起一座沟通协同的桥梁。

        总之,短期来看,社区终身教育建设可为社区居民提供充分的、持续的学习机会,有助于提高劳动者和专门人才的素质,成为提高区域自主创新能力、建设创新型城区与提高区域竞争力的最重要的因素。长期而言,社区终身教育可以促进合理配置教育资源,促进教育公平,形成全民学习、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人民精神文化生活的丰富、公民道德素质的提高、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落实、和谐社区与和谐社会的建设等,从而促进城区“五位一体”的建设。

主办: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政府 承办:成都市成华区信息化办公室
建设与维护:成都国翔科技有限公司 主编信箱:webmaster@chenghua.gov.cn
蜀ICP备05014147号   网站管理登陆